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免责声明:华夏网网站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表华夏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华夏网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论坛,版主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版主及管理人员和华夏网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论坛健康的帖子的权力。

查看: 168152|回复: 2

红杏枝头花几许——论宋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3 10: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心中:宋词是最深的情感凝结,宋词是最美的文学形式。它艳时,让人心醉神迷;它清时,让人神清气爽。它是一株红杏逗引如我般蓬头小子痴痴张望。而今夜,端一杯小酒,握一支细笔,且让我大胆一回,闻一闻那枝头诱人的香吧
                 
  一
                 
  最爱是柳词。
  爱其俗,也赞其雅。喜欢一遍又一遍地吟诵“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还有那“衾寒枕冷,夜迢迢,更无寐。深院静,月明风细”,更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字字句句,细腻温润,如暖玉贴胸,可触可及,其中蕴涵的深情,更能直暖心底。而读到“重湖叠谳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时,慷慨大气从心而生,正如一幅水墨山水自眼前徐徐展开,清雅又偶有招摇,实在妙不可言!
  可怜的是,知音难求啊。“寻寻觅觅”,身边竟找不出一个与我一般喜欢柳词的人,只落得我每每捧着本“柳词选集”“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翻开名家的评词之言,只听得晏殊公冷言不做“采线慵拈伴伊坐之曲,又见易安居士蹙眉称其”虽谐音律,而词语尘下“,更闻千万雅士们怒骂”是乃闺门淫喋之语“,伤怀之余尤觉悲哀:他们追求的不是艺术,而是正统僵硬的思想,就因为柳词是对市井生活细腻描绘,他们便看不顺眼了,便要践踏、便要摧残、便要置之于死地,中国的文士们呀,为何总是如此偏隘呢?
                 
  二
                 
  虽不满她对柳词的品评,但还是忍不住被她的横溢才华所深深吸引。她的人是高雅脱俗,她的词也是含蓄清丽,更让人感叹的是她曲曲折折的人生——那些绝妙好句的源泉。
  她,就是李清照。
  读李清照的词,我总喜欢去探寻字字句句中藏着的这位才女的千般模样: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敏感纤细的她;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闺中幽怨的她;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孤苦无依的她;铺翠冠儿,然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得意的她无功底领略其音律之和美,却一直被她的艺术感动着——因为同时也在被她的生活感动。艺术是来源于生活的,而能将生活的点点滴滴升华为艺术,并传之后世,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李清照的苦难赋予她的词一种凄婉的美丽,就像以纯白绢帕上的一滴血绣成的红杏花——凄凄绽放。
                 
  三
                 
  对于苏大学士的词,我向来极为推崇。他将词的目光由“帘幕护窗纱”转向“溪头荠菜花”,将次由一种助兴的文人闲趣变为可表达思想、论述人生哲理的文学形式,并提升到一种“清空的境界”,让人惊若天人。正如王国维先生所言“东坡之旷在于神”,苏词之精彩应源于苏轼的人格魅力。他有着乐观豁达的性格,所以才能“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他又接受了儒、道、释三种思想的精髓,所以他会“长恨此身非我有”,更有“绝尘霞举之思”: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也是应为有了这些,他的词被传为千古绝唱。
  然而,对于人们于苏词的评价——豪放,我却颇有微词。“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这应是狂傲罢?“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这是豁达:“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这不是清高?还有“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这是雅致……此间种种,岂是一个“豪放”所能形容?
  此外,不怕贻笑大方——我是不懂音韵的,我总觉得苏轼的词很像他的散文,流水行舟,洋洋洒洒,这一点,我不喜欢。
                 
  四
                 
  任性而为,将三位大词人在心里排了个位置,还斗胆将其诉之于文字,也不知他们泉下有知怪我也否?但须体谅,因为一想到所谓赏析宋词便要将其分为什么什么派,心中便觉无趣进而厌烦。美难道是要归类的吗?若为研究所用,那便也罢,因为要将一件事物剖开来解过去,本也不可能再有什么美的存在了。可怜的是,那些人打的招牌明晃晃的是在“欣赏美”啊,也许,不能归罪于他们,生活的重担又有几人能挑起?在这个年代里,大家已不会将生活化为艺术了,宋词的美似乎已离我们很远可是,我这个狂妄小子仍固执的追求着它的美,不折不扣。床头那本《宋词三百首》已翻得破旧,却不舍得丢掉,只因为那夜夜入我梦中的那股清香。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五
                 
  说是要在词言词,但对于现在颇多争议的“诗词热”仍想闲来一笔。现在中小学教育中,诗词背诵是一个重要内容,应试制度下,诗词热成了必然现象。有人对此深恶痛绝,认为是在用过时的东西禁锢新新人的思想,是复古,是封建。可是他们不知想过没,诗词在中国文学史上曾有过多么灿烂的时代,它们始终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是智慧与艺术的完美结合体,抛弃了它们,便是抛弃几千年的文化沉淀,是自己镂空自己的骨头。这时还要大谈什么新文化、新思想,去崇望着与世界接轨,简直是自取其辱!由此也可见现代中国文化的尴尬:因为曾过于激烈的批判传统文化,所以现在要再拾起,便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甘心;可要全面引进人家的文化,又有点挂不住脸——人家也不肯呢!不上不下,偏偏还有人恬不知耻的大肆聒噪,可悲之极!
                 
  六
                 
  闲话少讲。老师曾说,名著是自己心里的名著。一语破的,一语也障目,掩住了《诗经》、《史记》、《老子》……只留下我一直挚爱的宋词在心底闪闪发光。功力尚浅,也只堪“浅斟低唱”,小叹我尤为钟爱的三位词人。然而红杏枝头花几许,谁人知?写不尽,道不穷,只好弃笔大叹一声:“好景致!”
发表于 2009-7-23 19: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作者自酿的小酒,很有滋味。
发表于 2016-10-8 17:3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介是神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 京ICP备09040223号 )

GMT+8, 2017-8-24 09:13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 2008-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