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免责声明:华夏网网站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其内容不代表华夏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华夏网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论坛,版主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版主及管理人员和华夏网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论坛健康的帖子的权力。

查看: 69|回复: 1

何处是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31 17: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农历的十月一日是传统的鬼节,这一天大家都要上坟,去悼念逝去的亲人。

  以前都是大伯父和二伯父我们一起去的。去年大伯母不在了,今年上坟的人,少了大伯父,却增加了大伯家的哥哥和姐妹们。

  我带去了点心,妹妹带去了水果,姐姐带了面包和鱼肉,二伯父还是传统的油炸的供菜。开始的时候,这些供菜还各放各处:大伯家哥哥和姐妹的供菜,放到大伯母坟前,二伯父的供菜放到爷爷奶奶的坟前,我的当然放到我父亲的坟前。

  烧完纸钱要回来的时候,场面却一下变得混乱起来:父亲坟前多了妹妹的水果,伯母坟前当然也多了点心,爷爷奶奶坟前,就更是显得琳琅满目:水果、点心、面包、鱼肉。。。。。。恍忽之间,觉得像似在赴一场盛宴,或是大家一起,你推我让地正在聚餐······忽然就觉得那一刻,已经跨越了生死,死去的亲人和活着的我们,正在进行一次无言的交谈。。。。。。

  收拾起供菜,也收拾起悲伤,说说笑笑走到来时的路。想想我身边这些亲近的人,也会相继长眠于此,不仅悲从中来;再想想一年之中,几乎每次回娘家,都是因为给父亲和爷爷奶奶上坟。一时间,竟然分不出哪儿才是我真正的故乡了!

  回家的途中,看到一位老者,他也是上坟回来。老人家鹤发童颜,拄了拐杖,独自一人正坐在一个马扎上休息。姐姐和妹妹纷纷走去招呼他,我因为眼神不好,就只对他笑了笑。可我走过去好远了,却依然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我回首,他却低了头。我很奇怪,问妹妹,妹妹说出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

  我和他的小女儿是同学,可是他的小女儿,却已经去世好多年了!我也赶紧低了头,一定是我让他想起了他的小女儿!一定的!!

  在这个时候,让这样一位老人伤心,我觉得很内疚。我想去和他说说话,想想今天原本是个伤心落泪的日子,也就罢了。生离死别的痛苦,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时候最好的安慰就是沉默。

  看着他孤单地坐在那儿,看着他苍老的背影、和不远处那一方墓地,想想这样的老人,也将要埋葬到那一方墓地里,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

  虽然一直都知道,生是偶然,死才是必然;虽然一直都知道,生老病死本是自然之道;虽然一直都知道,那一方墓地,才是我们最终长眠的地方。但是想起这些终将发生的生离死别,却依然免不了伤心和落泪。

  突然觉得人这一生,真的好可悲!什么温柔宝贵乡、花柳繁华地,终究不是我们长久的故里,黄土垅中的那一方墓穴,才是我们真正的故乡啊!

  忽然就忆起林黛玉的《葬花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这诗句,今日读起来,竟然又是别样的滋味!
发表于 2017-8-31 17:5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 京ICP备09040223号 )

GMT+8, 2017-10-18 11:43 , Processed in 0.921875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华夏文化传播网社区

© 2008-201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